/upload/7/document_news/110008/20171012/title_pic1_59ded55ad7f77.jpg
小学生写论文或成教育常态?长沙中小学早有尝试
长沙晚报2017-10-12 9:56

  研究性学习已成长沙多所小学常态。图为长沙市“朱爱朝小学语文工作室”首席名师、育才学校校长朱爱朝带学生做自然笔记。该校每个孩子小学阶段都要写上万字的自然笔记。长沙晚报通讯员 王科文摄

(研究性学习已成长沙多所小学常态。图为长沙市“朱爱朝小学语文工作室”首席名师、育才学校校长朱爱朝带学生做自然笔记。该校每个孩子小学阶段都要写上万字的自然笔记。长沙晚报通讯员 王科文摄)

  苏轼作为一个风景名胜的代言人,他的品牌价值究竟有多大呢?苏轼发朋友圈到底有哪些人会为他点赞?苏轼到底有多勤奋,他的诗词里高频词有哪些,表现了怎样的情怀……脑洞有多大,话题就有多有趣。这几天清华附小一群小学六年级孩子的研究,成为了微博和朋友圈的热门。

  其实这种研究性论文并非北京小学生的创举,长沙的小学生早就走在了前列,整个教育生态正在改变。“走班制”改革在校园里的推进,推动学生由被动接受到主动探究,小学生写论文,或将成为教育常态。

  数据

  完成课题研究报告23份

  据悉,这是适逢苏轼先生诞辰980周年清华附小开展的一系列致敬苏轼的活动。利用假期时间,同学们自愿组成小组,确定研究课题,进行小组讨论、分工共完成课题研究报告23份:《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今人对苏轼的评价和苏轼的影响力》《行走的苏轼》《唯美景与美食不可辜负》《苏轼的朋友圈》《苏轼的心情曲线》《苏轼的旅游品牌价值》《苏轼vs李白》等等。

  从教育的角度来说,是教育者通过更多的途径来让孩子们认识苏轼——用课前演讲了解苏轼生平,在晨读时间吟诵苏轼诗词,暮省时间进行游戏飞花令,临摹苏轼的书法和画作,跟着老师一起品读各学科苏轼整合课,推荐观看纪录片《苏东坡》……

  整个教育过程,也是思维的碰撞过程:同学们自愿组成小组,确定研究课题,进行小组讨论、分工;各小组同学将老师也加入群中,展开了师生讨论。一遇到疑难问题就随时和老师沟通请教,老师成为了同学们的贴身军师。

  故事

  自主探索式学习被点赞

  早几年一篇《一个中国孩子在美国接受的教育》曾经在教育界引发小地震,因为作者绘声绘色描述的美国小学教育,让我们教育者“不敢置信”——“一看孩子打在计算机屏幕上的标题,我真有些哭笑不得——《中国的昨天和今天》,这样大的题目,即使是博士,敢去做吗?于是我严声厉色地问是谁的主意,儿子坦然相告:老师说美国是移民国家,让每个同学写一篇介绍自己祖先生活的国度的文章。要求概括这个国家的历史、地理、文化,分析它与美国的不同,说明自己的看法。我听了,连叹息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真不知道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去做这样一个连成年人也未必能做的工程,会是一种什么结果?只觉得一个十岁的孩子如果被教育得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恐怕是连吃饭的本事也没有了。”

  “过了几天,儿子就完成了这篇作业。没想到,打印出来的是一本二十多页的小册子。从九曲黄河到象形文字,从丝路到五星红旗……热热闹闹。我没赞成,也没批评,因为我自己有点发愣,一是我看见儿子把这篇文章分出了章与节,二是在文章最后列出了参考书目。我想,这是我读研究生之后才运用的写作方式,那时,我三十岁。”

  “小学生用大数据研究苏轼用论文”之所以这么热,大概是因为刷新了不少人对“小学生读读背背抄抄写写”的陈旧定义,就像文中这位爸爸刚刚面对自己孩子写论文时的惊诧一样。

  尝试

  自主探索式学习成长沙教育常态

  家长石先生是长沙一所高校的研究生导师,他点赞时表示,这样严谨认真的态度,有创意的选题,比他带过的不少研究生更出色。在微博中不少点赞的读者也表示,这样的研究,不仅比拼的是孩子的实力,更是学校的资源和家长的平台。

  教育学博士黄耀红表示,这种探究式学习导向好,方式好,创新空间大。他认为这种方式也特别考验教育者的智慧,“要探究学习方式,又要把孩子当孩子,这里有度的问题。”另外他认为这些孩子的研究性学习与父母和老师的较高素养有关,不是孤立的方法所带来的,“我们惊叹其创意的同时,也不必因此而觉得我们又输在起跑线上。教育的魅力是因人因时因地而异,而不是一窝蜂求同。”

  到野外撰写上万字的自然笔记,是育才学校小学生们常干的事;154页的研究报告探讨共享单车,并获原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回信,是枫树山小学生们干成的事情;“你好暑假”这样的研讨型课题报告,是砂子塘泰禹小学的小学生们完成的……

  枫树山小学校长饶嘉表示,6名小伙伴自发组成的研学团队,利用课余和周末时间,采取问卷和实地调查等方式,通过为期一个月的共享单车社会调查实践研学,撰写了《共享单车使用公约》《奖罚条款》《共享单车网点设立的建议》等,并专门撰写了一封信给当时的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就长沙共享单车发展现状,促进长沙共享单车规范健康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学生对共享单车的关注也是持续的,上海一名11岁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被卷入车底身亡的事件发生后,孩子们就共享单车主题做了一部动漫,用同龄人更容易接受的形式宣传如何正确使用共享单车。

  延伸阅读

  教学改革从体制上启动新格局

  习惯被安排学习,自主创新和探索精神不够,是以前中外教育对比中公认的中国学生的弱项。

  推行“走班制”,让学生自主选择,是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长沙铁路一中等校正在进行的探索。所谓“走班制”,是指不把学生固定在一个教室,或根据学科的不同,或根据教学层次的不同,学生在不同的教室中流动上课。把学生的兴趣放在一个更加突出的位置,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典型的“因材施教”。

  同上一节体育大课,有的学生在踢足球,有的学生在打篮球,羽毛球、乒乓球等也打得正欢……长铁一中的一堂体育课变成了8个板块。记者发现,几个班一起上体育课、分板块上体育课,正成为长沙中学体育课的新模式,体育老师更专业,学生选课因兴趣,体育课不再打酱油。

  而麓山国际实验学校课程包括了兴趣类、培优类和竞赛类等三大类,在开学第一周的周末,学校开放选课平台供学生选择,每个课程的容量约50人左右,每生一门、先报先得,并限制了班级最多可选人数。根据学生意愿和报名数量,学校调整了最终的课程名称和名单。

  “走班”满足了学生的兴趣爱好,给学生充分的学习自主选择权,充分尊重了学生学习主体地位。长郡中学校长李素洁表示,长郡中学也将抓好基础课程,夯实文化基础,拓展竞赛型课程,“下一步将继续促进课程建设,推行‘走班制’改革。”

  (来源:长沙晚报 记者:岳霞)


责任编辑:袁方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