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7/document_news/110016/20190808/title_pic1_5d4be47e50d56.jpg
全国政协委员唐江澎答记者问:别让学生吃苦吃错地方!
中国教育报2019-08-08 16:48

  在一系列“减负”举措的推进下,为何孩子们身上依然背负着沉重的课业负担?

  ———编者

  当下教育仍然过多强调知识记忆和训练,而不是关注智慧的发展

  记者:进入暑假,家长们纷纷把孩子送到培训班学习,很多孩子实际上是没有暑假的。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唐江澎:这个问题我也关注很久了。去年5月,我跟随全国政协“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调研组赴湖南、安徽等地调研。调研中发现在某地80%的学生平时需参加课外培训,这当中又有80%的学生参加两门以上的文化课培训。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情,补习机构究竟能补什么?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不是一两句就能解释清楚的。

  但可以肯定的是,自教育部加大力度整治课外培训班以来,培训机构野蛮生长和公立学校教师参与课外培训机构补课的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各地教育部门初步建立起对课外培训机构的长效管理机制。然而参加课外培训的学生人数和比例并未下降。出现这种情况,原因是一些家长出于跟风心理,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同时报好几个兴趣班,也有家长希望利用暑期为孩子补习薄弱科目,或者熟悉新学期的教学内容。

  我在台湾访问的时候,发现台湾的学生在漫长的假期中,必须要抽出一定的时间来用于文化课梳理,并且在假期中的某几天必须返校,接受老师的课业指导。这种方法就非常好,放假不等于不学习。

  记者:您认为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唐江澎:归根结底还是当下教育过于关注记忆力的培养,而不是关注智慧的发展。

  就当下火热的《中国诗词大会》来讲,它重在考察知识的量,即记得快、记得多、记得牢、反应快、说得准,单从信息储藏和提取方面来说,选手们的表现非常好。但是我们需要另外一种考量:一个人要建构这种审美素养需要多少首诗?相比全部背诵唐诗300首而言,在有限的时间内,我更倾向于仔细品味其中30首或者50首诗,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

  “三日入厨下,洗手做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这首诗传递的内容非常丰富。但在教学过程中主要灌输诗中两个“姑”的含义,第一个“姑”指的是婆婆,第二个“姑”指的是“小姑子”。此外,“谙”是熟悉了解的意思。知识点考察时,也只是简单的诗词填空,主要考察学生们的背诵能力。

  其实,通过诗中的描述,可以了解到主人公新嫁娘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她深知婆婆的权威不能触犯,但又想讨婆婆欢心,于是就请小姑子先来尝尝羹汤是否合口味,还可以了解到新嫁娘不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在教学中,可以把婆媳关系、职场关系都运用到课堂上,不仅让孩子们深刻理解诗的含义,也对社会现象、人际关系多了一份了解。

  现在的孩子做了很多题,但到底有多少是促进智慧发展的?学生可以很苦可以很累,可如果负担重在增加了智慧、提高了道德境界、丰盈了人格的话,苦一点又有什么不好?现在是无聊的苦、无意义的苦、机械记忆的苦。学校除了承担教学功能,还要承担社会教育、情感教育方面的职能,这是学校和老师必须深入思考的内容。

  我们需要到一种慢的教育,一种能够真正沉下去的教育,而不是停留在知识的表层上。我常常讲,知识结构分为三层,表层是需要记忆的知识结构体系化本身,第二层是接受知识的能力或方法,第三层是价值观和伦理层面。

  关注我们的孩子究竟应该苦在什么地方

  记者:当谈及高考改革时,时不时会出现取消高考的声音,应如何正确地看待高考?

  唐江澎:高考是我国公正评价人才的良好方式,是不可能取消的。中国教育的所有问题,不是考不考试的问题,而是考什么、怎么考、怎么录的问题。

  这里我想谈一谈减轻学生负担的三大问题:

  一是要推动考试评价机制深化改革。考试是指挥棒,考试内容指向哪里,中学教育改革就改到哪里。评价是一门科学,建议集国家之力,汇聚最优秀的人才来研究命题,推动考试评价改革。

  我们常常讲,孩子苦,孩子学业负担重,这方面大家有很多的争论。有人说学习本来就应该吃苦的,不吃苦就学不好,这些话是正确的。但核心问题一定要关注我们的孩子究竟苦在什么地方。试卷题型固定、答案固定,很多题让家长都摸不着头脑,也让孩子逐渐丧失了学习的兴趣。孩子们在接触新知识时,往往能锻炼思维能力,但当老师把套路、原理简单讲授并反复套用公式、练习习题后,知识的新鲜感也就消失了。

  二是要用良知涵养教育生态。理想的教育生态是每100万人口中基本上有一所群众认可的好高中。江苏南通地区有7个县,每个县人口约六七十万,每地均有一所知名的高中、十几所初中和一批小学。因为孩子们大都可以在县高中就读,就能缓解为了上某特别知名学校而疯狂补课的现象。在我国很多城市,只有一两所好的高中,这种现象是不平衡的。

  三是建立双向互通、平等发展的教育体系。要让学术型发展路径和应用型发展路径真正融通起来。芬兰在高中阶段设学术型高中和应用型高中,大学分为学术型大学和应用型大学,两种教育方式之间学分互认,学生可以根据自身意愿选择接受何种教育。目前,我国正在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但应用型大学还处在起步阶段。职业教育要得到根本性发展,必须建立分类的教育体系,而不是分层的教育体系。应用型大学发展好了,就业有保证,学生就会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教育改革不能都建立在让人们转变观念的基础上,如果教育发展的路径畅通了,教育改革自然而然就实现了预期目的。

  记者:在您的教学生涯中,教授过许多学生,您认为一个孩子成长成才最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我们应该给予孩子什么样的教育?

  唐江澎:这离不开教育背后的终极价值关注。家长们在暑期让孩子报名参加乒乓球培训学习班,如果是为了养成终身运动的技能和本领,通过乒乓运动,确保孩子每天的运动时间和运动效果,达到天天锻炼一小时的目的,保持精神饱满和生命的活力,这是可取的。如果是奔着特长招生而去,就需重新思量了。

  教育的真正目的在于立德树人,所以教育要有明确的育人目的。比如在小学阶段进行合唱教育时,要注重培养孩子们的美感体验。孩子们在体验美、感受美、创造美的时候,能够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其中,在声腔高低转换的过程中,慢慢体会各种不同的发音,培养音乐的美感和情感的丰满度,在塑造美的过程中形成捕捉声音的敏锐度。罗素将此称之为“对美的敏感”。

  来源:中国教育报


责任编辑:段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