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7/document_news/110017/20180313/title_pic1_5aa74740d2d08.jpg
家风故事汇 | 欧阳雄志:融洽有爱是最好的家风
星辰在线2018-03-13 11:32

  我的父母已去世多年,每当追忆起儿时父母在我们身上倾注的心血,总会有万分的感叹。

  时光回溯到那个物资贫乏,艰苦谋生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家境贫寒,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

  父亲在长沙饮食公司工作,印象里,他一直很忙,即使是每周日唯一一天的假期也根本没有保证。偶尔有了空闲,又遇着好天气,父亲就会领着我和弟弟去郊外,到田地里扯野菜,到小河沟或池塘里捞小鱼小虾,既能让儿时的我们多接触大自然的风光,学习一些动植物的知识,还可以将郊游途中小小的收获拿回家来做成菜肴,供全家享用。在父亲“亲子游”的影响下,从小我就认识很多的野菜,地菜子、马齿苋、野藠头、毛竹笋、胡葱等等都是记忆里的美味。

  那几年,因为饿肚子、缺营养而导致的“水肿病”几乎成了全民性的通病,虽说每人每月有20来市斤的计划供应口粮,但也只能勉强维持生存,加上缺油少菜,根本无法填饱肚皮。

  父母亲和娭毑(长沙方言:奶奶)自不待说,忍饥挨饿那是家常便饭,还要顾及别饿坏了细伢子(长沙方言:小孩子)。我们几兄妹都是在吃长饭的年纪,每餐二两的计划口粮根本不够吃,但又没有任何可以补充的粮食来源,如果定量的口粮吃超过了,就意味着那个月的后半段要饿肚子,为了计划好全家人的口粮,负责做饭的娭毑只好用一个大炉锅(生铁铸造的圆形蒸锅,现在已见不着了)来蒸饭,每人一个搪瓷缸子或瓦钵子,按各人每餐的粮食定量下米,够不够每餐就是那么一钵子饭。在帮着娭毑篜钵子饭时,我不止一次的看到她将自己钵子里的米舀出两勺来放到我爸的钵子里去,再在自己的钵子里添点水充数,为的是让一家之主的爸爸能够多吃上一口。一家人分钵子篜饭吃虽然免除了寅吃卯粮的问题,但吃不饱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每天,还远不到下一餐吃饭的时间,肚子就饿得咕咕叫,口里直吐清水。到了吃饭的时间,自己的那一小钵饭三下两下就吃光了,坐在桌子旁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吃,妈妈知道我没吃饱,总会悄悄地将她碗里的饭扒一点给我,那时候不懂事,只觉得自己没吃饱,总巴望着大人能给自己加点点饭,不会体谅父母的艰辛,他们成日劳累,饿肚子的滋味其实更不好受。

  为了填饱全家人的肚子,父亲借着在饮食公司工作的方便,每晚到熟悉的饮食店里去守候,等到店子收班后,将店子里当天煮面用过的面汤挑回来,沉淀一个晚上后,将沉在底层的面渣子倒出来,煮着给全家人当稀饭吃。饮食店煮骨头汤后要丢弃的筒子骨,也是父亲收回来的美味,拿回来再熬煮一次,就成了带着点肉味的鲜汤,骨头则煮得粉粉的了,被我们当成饼干来啃。他还想方设法把给饮食店维修打灶的活计安排到晚间做,并有意的将我带去做小工,安排做些挑红砖拌砂浆的活计,其实那时候我还小,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去干这些事,大部分时间都是父亲又当师傅又当小工的干,带上我只是做做样子,为的就是让我可以一同享受饮食店给工匠们准备的一顿加班餐:饭管饱,而且总是会有我们平时吃不到的肉食,对我这样成天半饥半饱的小孩来说简直就是难得的盛宴。

  父亲还常领着我和弟弟到郊外,从收获过的田地里去捡农民收割后遗漏在地里的稻穗,稻穗捡回来后,摘下稻谷放到米升子里,用几根筷子抓成一把,往升子里使劲的捅,权当碾米的碾子,直戳到米、糠分离,便能收获一碗糙米;到收过的菜地里去挖菜农遗弃不要的蕹菜(空心菜)兜子和苋菜根,挑回来剔掉老梗梗后煮来吃,也能撑撑肚子。

  去河沟池塘里捞鱼虾也是我们父子经常的活动。别以为捕鱼捉虾多好玩,其实并没有那么轻松,除了要付出体力外,还需要有相当的技术。

  父亲领着我们找来些两尺长短的竹片,每两根交叉用铁丝串在一起,将一米见方的旧蚊帐纱布的四个角分别绑在竹片上,一根两米左右的绳子系在竹片的交叉处,另外用一块木片钻个孔,一根铁丝对折后穿过木板中心的小孔固定好,在上面留下一个环,系在绳子的一端就成了浮漂,一副实用的捞鱼虾的罾就在父亲的巧手下完成。这样的罾一般要做三几副,另备一根竹竿子,一端绑上一副铁丝弯成的钩子,是用来钩住浮漂上的铁丝圈提起鱼罾的,这样捞鱼虾的工具就备齐了。

  到了水塘边,先绕着塘转一圈,选好下罾的地点,一般要选平坦没有挂碍的地方,父亲还会凭经验判断哪处可能有鱼虾,然后就地找一些螺丝蚌壳敲碎后放在罾子的纱布上当饵料,再放上一块石头做压重物,将罾子平平的放到水里去,木板做的浮漂就浮在了水面上,其他几副罾子也依次放下去。父子几个就在旁边守候着,每隔一段时间,父亲就领着我们用竹棍上绑着的钩子钩住木浮漂上的铁丝圈,逐个将罾子提起来。提罾子也是有讲究的,开始提时不能太急太重,动作要准要轻,到罾子接近水面时,就要快速地提出水面,否则沉迷在美味中的鱼虾就会惊跑。在父亲耐心的指导和示范下,我们都很快学会了操作,每次都有不小的收获,这些小鱼虾,成了我们一家肉食的重要来源。

  尽管每次回来,我们都累得东倒西歪的,但内心的那份温暖和开心都是满满的,轮到下一回成行,只要父亲一声令下,我们都会忘记前次的劳累,欢呼雀跃的随行。

  现在我们兄弟姐妹五人都长大成人,在各自的领域都能有所担当,每每回忆起在艰难岁月里父子共处的时光,就倍感温暖与力量。我相信,亲密的亲子关系就是最好的教育,融洽有爱的共处就是最好的家风;能在充满爱的氛围中长大,无论外界环境怎样艰难困苦,我们总是乐观主动而坚毅的。

  作者:欧阳雄志,高级会计师。

  

  延伸阅读:专题|家风故事汇,聊聊家里的文化传承


责任编辑:袁方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