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7/document_news/110018/20191008/title_pic1_5d9c0d30f238d.jpg
语文课本中的长沙篇章③|秋草独寻人去后
星辰在线2019-10-08 11:56

  【编者按】

  近年来,古代诗文在语文课本中的比重越来越大,当优美的诗文遇到少年朗朗的书声,成为中小学校校园里一道最优雅的校园风景。

  长沙市麓山国际实验学校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钟武伟研读中小学语文教材后发现,小学、初中、高中都有以长沙为题材的篇章。现在,就让我们跟着钟老师,一起走进语文课本中的“长沙篇章”(第三篇):

  (贾谊故居。)

  湘江东岸,五一路之南,解放路之北,一条不长的麻石老街南北铺就,两旁翻新古建筑林立,青瓦白墙间仍可寻觅到长沙古城沧桑而华丽的背影。走在今天的太平街上,满目的商铺招牌标注着湖湘文化商品与长沙风味美食,每天引来八方游客与吃货云集于此。

  西汉初期杰出的政论家、文学家贾谊(公元前200年—公元前168年)的故居如一位隐士大隐于此。游客只需递上身份证,经电子扫描验证,数秒之后即可进门拜谒。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4年,被贬为长沙王太傅的贾谊谪居在这里。故居始建于西汉文帝年间,历经六十余次修缮重建而长存至今。

  贾谊谪居长沙仅三年,却赢得“贾太傅”“贾长沙”的尊称。司马迁将其与屈原合传,后世将二人并称为“屈贾”,长沙也因之有了“屈贾之乡”的美誉。两千多年来,这座位于太平街的寻常院落成为贾谊思想风骨的见证与湖湘文化的源头,也是历代迁谪楚地或途径长沙的文人凭吊之处。 

  (贾谊画像。)

  公元773年(唐代宗大历8年)至公元777年间,诗人刘长卿因遭诬陷被贬为睦州(今浙江淳安)司马。时值深秋,途径长沙的刘长卿于某个黄昏前往贾谊故居凭吊,写下《长沙过贾谊宅》抒怀: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汉文有道恩犹薄,湘水无情吊岂知。寂寂江山摇落处,怜君何事到天涯。

  诗人将眼前暮秋的萧瑟寥落,自己与贾谊的共同遭遇巧妙融为一体,表面感喟贾谊不幸,实则慨叹自己身世际遇的悲苦,于曲折处微露讽世之意。首联中的“楚客”指贾谊,“悲”字直贯篇末,奠定全诗悲凄忧愤的基调。颔联中的“秋草”“寒林”“人去”“日斜”等意象渲染出故宅的萧条冷落。“独寻”流露出诗人景仰向慕、寂寞兴叹之情。贾谊曾在长沙作《鵩鸟赋》,赋中云:“四月孟夏,庚子日斜,野鸟入室,主人将去。”鵩鸟即猫头鹰,古人认为它是不详之物,猫头鹰入室更是不祥之兆。“日斜”“人去”即源于此,诗人运典之妙,如水中着盐,了无痕迹。颈联从贾谊的见疏,隐隐联系到自己:号称“有道”的汉文帝,对贾谊尚且这样薄恩,当朝昏聩无能的唐代宗,对自己当然更谈不上什么恩遇了。诗人将暗讽的笔触曲折地指向当今皇上。“湘水无情吊岂知”,一写楚国屈原之后百年贾谊来到湘水之滨凭吊,二写贾谊之后千年自己也到湘水之滨凭吊。然而凭吊者有情,湘水无情,逝者不知。诗人抑郁愤懑,知音难寻的心境无处诉说。尾联与颔联呼应,江山寂静,黄叶纷飞,这既是暮秋之景,身世际遇之境,也是抑郁悲凉之情,国运衰败之势。结尾处以反问之语责问:贾谊与我为何都被放逐至天涯?“怜君”既是哀怜贾谊,也是自怜。

  (长怀井。本文图片均为网络资料图。)

  《长沙过贾谊宅》情景交融,真挚感人,堪称唐人七律中的精品,后收入《唐诗三百首》,现编入初中九年级语文课本上册。《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评价此诗说:笔法顿挫,言外有无穷感慨,不愧中唐高调。然而这首堪称中唐高调的七律精品对汉文帝与贾谊评价却有失偏颇。这不由得让人想起编入初中七年级语文课本下册的晚唐七绝《贾生》: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被誉为“小李”的李商隐手法形象辛辣,将汉文帝描述成只问鬼神不问苍生的昏庸之君。   

  史实果真如此吗?历史上的汉文帝刘恒为刘邦第四子、西汉第三位皇帝,在位时沿用汉初休养生息的国策,励精图治,宽俭待民,兴修水利,使汉朝进入强盛安定时期,死后被尊为孝文帝。汉文帝与其子汉景帝统治时期合称为文景之治,为汉武帝统治西汉走向鼎盛奠定了坚实基础。

  汉文帝对贾谊真的“恩犹薄”吗?贾谊少有才名,二十二岁被文帝召为博士,不到一年被破格提拔为太中大夫。期间贾谊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方略,遭到旧臣周勃、灌婴等人抵制与排挤。这些旧臣是剿灭吕后余党,迎立汉文帝的重臣。汉文帝仅仅年长贾谊三岁,虽胸有宏图,但根基未稳,让亲信之臣贾谊远离权力中心既是权衡政治势力之举,也是稳定汉朝南方政局的长远之策。当时长沙王年幼,与南越国战事频繁,威胁大汉南方稳定。贾谊所担任的长沙王太傅握有实权。贾谊在长沙不负使命,充分施展自己的政治才能,重组长沙国势力,迅速稳定南方局势。可见,贾谊被贬至长沙,并非汉文帝听信佞臣谗言疏远良臣。贾谊被贬长沙虽有牢骚,但没有终日宅在家中愤懑不平,而是很有作为。期间他所写的《吊屈原赋》与《鵩鸟赋》,开启汉代散体赋先河,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

  身在庙堂的汉文帝仍时时惦记着远在长沙的贾谊。仅仅三年之后,汉文帝就将贾谊召回帝京。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了汉文帝在宣室召见返京贾谊的情景:“后岁余,贾生征见。孝文帝方受厘,坐宣室。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贾生因具道所以然之状。至夜半,文帝前席。既罢,曰:‘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居顷之,拜贾生为梁怀王太傅。梁怀王,文帝之少子,爱,而好书,故令贾生傅之。”李商隐在《贾生》中描述这一情景时有断章取义之嫌,似乎汉文帝召贾谊回京就是为了问鬼神。“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一句颇有深意。年轻的汉文帝非常欣赏贾谊才华,欣赏之余心有不甘,想与之比试。于是借问鬼神之事对三年未见的贾谊进行试探,不料自己还是不及贾谊。慨叹之余,汉文帝拜其为爱子梁怀王的太傅。太傅是皇子之师,将心爱之子交与贾谊辅导,足见汉文帝对贾谊才学、道德的高度认可与充分信任。这一年贾谊二十七岁,汉文帝三十岁,君臣来日方长。待时机成熟,贾谊被再委以重任,完全可以成就一番大业。

  任梁王太傅期间,汉文帝多次向贾谊征求治国方略,贾谊也多次上书陈述政事,深远影响后世的《治安策》就出自这一时期。曾国藩称赞《治安策》说:“奏疏以汉人为极轨,而气势最盛,事理最显者,尤莫善于《治安策》,故千古奏议推此篇为绝唱。”可见汉文帝召回贾谊,并任其为梁王太傅的重要目的是便于向他征询国策,汉文帝也部分采用了贾谊提出的治国之策。

  后来梁怀王坠马而死,本属意外,汉文帝并未责难贾谊。但这一偶发事件却导致贾谊抑郁而终,死时年仅三十二岁。苏轼在《贾谊论》中评价说:“夫谋之一不见用,则安知终不复用也?不知默默以待其变,而自残至此。呜呼!贾生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也。”正如苏轼见所说,贾谊志向远大而气量狭小,才能有余而坚忍不足。智商超群而情商、尤其是逆商不足,是导致贾谊英年早逝的根本原因,而非汉文帝的恩薄昏庸。

  “不见定王城旧处,长怀贾傅井依然。”当年流落长沙的诗圣杜甫如此长叹。贾谊故居中的古井相传为主人所掘,因诗圣的吟咏而被后人称为“长怀井”。贾谊的思想才情如长怀井水般滋养湖湘大地两千余年,成为湖湘文化的重要源头。长沙有幸留才子。贾谊将政治思想与文学才华完美结合,并积极投身政治实践与社会变革,为湖湘文化中“经世致用”开创了先河,对历代湖湘知识分子,尤其是政治精英产生了直接影响。“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长沙精神也可从贾谊的思想与实践中找到源头。

  “贾谊”之名在中学语文课本中多次出现,是中学生熟知的传统文化名人。除唐诗《长沙过贾谊宅》《贾生》外,编入高中语文课本的《滕王阁序》中也提及贾谊的命运: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贾谊的政论代表作《过秦论》被鲁迅先生誉为“沾灌后人,其泽甚远”的“西汉鸿文”,也编入了高中语文课本。

  【作者简介】

  钟武伟,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办公室副主任,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长沙市优秀教师。曾在人民网、《中国教育报》、《湖南教育》、星辰在线等媒体发表新闻、文学类作品若干。

  延伸阅读:

  语文课本中的长沙篇章①|跟着杜牧走进岳麓山

  语文课本中的长沙篇章②|杜甫曾在长沙遇到谁


责任编辑: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