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7/document_news/110022/20190922/title_pic1_5d87414152a27.jpg
“诗词女神”杨雨新书受热捧:解读120首诗词魅力
星辰在线2019-09-22 17:24

  (“金风玉露一相逢——《杨雨说词》新书分享会”在长沙图书馆举行。)

  星辰在线9月22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楠 通讯员 王轩)“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正是金风玉露相逢的时节,9月21日下午,“金风玉露一相逢——《杨雨说词》新书分享会”在长沙图书馆顺利举行。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赵冬梅作为特邀嘉宾分享了她与杨雨相识交往的渊源,并在现场进行了“诗词交锋”。法国驻武汉总领事贵永华先生也意外现身新书分享会现场,为多年好友杨雨送上祝福。

  (杨雨分享新书创作初衷。)

  “杨”式解读   与众不同

  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古代文学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杨雨被称为“诗词女神”,她深耕唐诗宋词研究二十余年。作为《百家讲坛》《中国诗词大会》等节目特邀嘉宾,杨雨从最初走下讲台,走进《百家讲坛》录播厅,到最近组织的快闪版诗词吟唱,身为高校学者,身体力行地探索着经典诗词在现当代的与时俱进之路。

  杨雨教授表示,在对经典词人及经典词作解读之时,一不小心就会走入重复说明的局面。新媒体时代,人们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方式来学习诗词,但同时这些快餐式内容也大多具有趋同性,容易造成“资讯撞车”。

  因此,解读诗词,不能囿于知人论世、鉴赏分析,而更应思考如何推陈出新,讲他人之未讲,与当下的日常相结合,这也是她在《杨雨说词》这本新书中力求达到的目标。

  在新书分享会现场,杨雨透露:“作为一名多年从事研究的学者,其实很容易走入一种惯性。我选的这120首词一定是公认的经典,但这也必然会面临一个巨大的障碍,就是这些词必然被大量的学者研究过,且不乏精彩的解读。但因为我本着对我的读者、我的学生负责任的态度,我有必要为大家提供不同的角度。因为换一个角度,可能这首词就会完全不一样。我对一首作品的理解,不是要告诉读者这是唯一正确的解读,这只是我的解读,你也可以有你的解读。”杨雨教授举了辛弃疾的《清平乐·村居》的例子,她发现很多学者将词中的“大儿”“中儿”“小儿”解读为邻居家的儿子,经过研读她提出:“为什么这首词不能是写辛弃疾自己的孩子呢?辛弃疾所有的词都是杀杀杀吗?为什么不能是爱爱爱呢?”此外,杨雨教授还为现场观众讲解了白居易的《长相思》中所蕴含的地理学知识。“不要以为文学只是抒情,其实也可以是一种实录。”

  除了文字本身的创意与打磨,《杨雨说词》这套新书还加入了扫码听取读词音频、配以古雅插图、诗词同好交流群等新元素。在杨雨教授看来,感受诗词魅力的途径不应该是唯一的,虽然文本依旧是主角,但形式可以多样化。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赵冬梅教授。)

  文史互映  古今相承

  此次分享会,杨雨教授特别邀请到了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赵冬梅教授。两人同为《百家讲坛》资深主讲人、《平语近人》经典释义人,兼具“名校学者+荧屏女神”的双重身份,为经典的传播与传承都做出了许多贡献。

  赵冬梅与在场的观众分享了她与杨雨相识交往的渊源,聊起了一同参与节目时的趣事。在谈及“文学与历史”的关系时,赵教授认为文学本身就是“实”与“虚”的两面体。实,即历史的客观真实,虚,即情感的个性化表达。经典作品之所以能够跨越时空的界限流传下来,也正是这“两面体”的特性所决定的。当代的人们,可以借由诗词,了解千百年前人们的衣食住行、所思所想,通过凝练的字词,与诗人词人一起,同喜同悲同忧同惆怅。这便是文学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所具有的价值与意义。就如同阅读《杨雨说词》一书,悠然心会处,皆是文字的磁力,诗词的魔力,经典的魅力。

  作为杨雨的多年好友,赵冬梅也趁机“刁难”了一下自己的闺蜜:“你说你的《杨雨说词》选了词史上最重要的词人及其代表作。但是我和我儿子最喜欢的一首词,宋代著名词人陈与义的那首《临江仙》:‘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这两句词我简直是爱极了。不知道杨老师为什么居然没有选录这首词呢?杨老师是觉得陈与义不经典吗?”

  杨老师也“不甘示弱”地回应了自己的好友:“任何的选本,都代表了选者自己的主观立场,这也一定会留有遗憾的。所以,我选了120首词,一定会有沧海遗珠之憾。然而,我选择了120首词作,但你读到的绝对不会只有120首词。我对每一首经典作品的解读,都能延伸出2到3首相关的词作。”杨老师还“吐槽”了赵老师不够仔细地阅读自己的书,现场“火药味”十足。

  (法国驻武汉总领事贵永华先生巧遇新书分享会。)

  以词会友  四方咸通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在这次“金风玉露一相逢——《杨雨说词》新书分享会”上,现场演绎了一次意想不到的“喜相逢”。法国驻武汉总领事贵永华先生不仅是杨雨的好朋友,更是中国古典诗词的异国知音。贵先生当日正好在长沙图书馆参加中法环境月的开幕式,行程结束后看到《杨雨说词》新书分享会的海报,便匆匆赶来会友。可以说,正是美丽而优雅的中国诗歌,让这场“金风玉露一相逢”的偶遇变得更加珍贵。主持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位超级大粉丝,就邀请贵先生借此机会,向在场的观众们分享一下他的中国诗词情结。“秋天是个令人感动的季节。”在贵先生看来,在金秋与好友重逢,实在是令人感动的缘分。

  贵先生现场谦虚地说自己不太会说中文,却即兴为大家吟唱了一首李清照的《一剪梅》。贵先生虽然是法国人,却对中国诗词颇有研究,甚至还能恰到好处地“改造诗句。例如他化用了经典名诗《登鹳雀楼》来记录自己登上武汉最高楼时所观看到的景色:“白日依山尽,长江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606。”“很多人觉得法国人很浪漫,其实读了中国诗词之后我发现,中国人比法国人更浪漫。”

  贵先生说,虽然自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法国人,从小接受法国文化,且汉语和法语分属两个截然不同的语言系统,但他在阅读中国这些经典诗词的过程中,强烈地感受到了那种超越国籍的艺术魅力。赵冬梅也对此表示认同:“其实今天的中国人离古代也很远了。但是,无论古今,或者中外,虽然表达的方式有差异,但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因为这点,每个人都可以抵达诗词所表达的那个情感世界。诗词跨越时空、跨越国界的能力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更强。”杨雨借着两位嘉宾的话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真正的经典,是可以跨越时空的距离、跨越文化的差异的。同一首词,每个人领会到的情感是不同的,这恰恰是经典不可复制的魅力。每个人都可以从自身的经历出发,去理解每一首作品。这就是文学的包容性。”

  在贵先生看来,《杨雨说词》一书是以杨雨教授扎实的学术功底为基底,又通过趣味性强的词人词作小故事,并结合了当下的热点。“我一读就完全爱不释手。要把唐诗宋词当作自己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就要看杨雨老师的书。”

(杨雨为读者签售。)

  在现场的数百位观众里,也有从各地特地赶来的粉丝,在嘉宾访谈结束后,大家踊跃提问,热情地表达自己对嘉宾们的喜爱之情。更有观众在现场分享了自己的填词之作,向杨老师请教指正。杨老师也和大家分享了一些学习填词的技巧。提问环节结束后,上海教育出版社向长沙市图书馆赠送六套《杨雨说词》。

  “金风玉露一相逢——《杨雨说词》新书分享会”在半个小时的有序签售中,在粉丝们的依依不舍中,圆满结束。

  硕果金秋,说词品茗,知音相会,这番诗情画意千种风情,已然胜却人间无数风景。


责任编辑: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