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7/document_news/110023/20180315/title_pic1_5aa9c7155faf4.jpg
《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发布 湘式高职院校走出国门
长沙晚报2018-03-15 9:2

  在夏季平均气温高达40摄氏度的“世界火炉”,为了传授技能给学生,接受着停水停电7天7夜的挑战;看到学生营养不良,中国妈妈将自己的营养餐留给不同肤色的孩子……曾经被视为高考落榜生才去的高职院校,如今打了个漂亮翻身仗:在世界的舞台上,人们听到了越来越多的湖南职业教育人发出的“湘音”,他们用故事和技能,描绘着新时代高职教育的新形象。

  日前,记者从湖南省教育厅公布的《湖南省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2018)》看到,越来越多的湖南高职院校走出国门,向世界输出“湘式职教”品牌。

  传技能 “世界火炉”挑战着身体极限

  在苏丹首都喀土穆一所由中国援建的职业培训学校实训车间,机器本应飞速运转,然而却因当地师资力量薄弱,这些高投入的机器变成了“哑巴”,蒙上厚厚的灰尘。然而,一批湖南高职院校教师的到来,让这里恢复了生机。长期上课无教材、无课程标准、无人才培养方案,传授技能仅凭经验的教育培养模式,也从此画上了句号。

  这所学校名叫恩图曼友谊职业培训中心。2016年11月,湖南外贸职业学院副教授徐喜波和其他15名教师因参与了中国援苏丹项目来到了这里,他们为当地的教师提供为期两年的技能培训。

  “如果让我免费来这里旅游,我也不会来!”有人曾这样形容苏丹。原来,这个位于非洲东北部的国家,因全年有两个夏季,且平均气温超过40摄氏度,被称为“世界火炉”。恶劣的环境无不挑战着每一位异国他乡的来访者的身体极限。刚到的第3天,它就给了徐喜波和同伴一个“下马威”,一名老师因感染疟疾不幸住院。一年里,一行16人中因身体各种不适入院治疗的达13人。援教期间,他们还曾因当地供水供电不稳定,遇到了停水停电7天7夜的囧事。

  不过,在肩负的使命面前,这些都不是事儿。目前仍在苏丹援教的徐喜波接受了记者的跨国电话采访。他介绍,学校是中国1989年援建,2013年,经中国投入千万元提质改造后,学校的硬件已相对完善,可师资非常薄弱,导致许多现代实训设备成了摆设。落后的学生培养方式更是狠狠地将这所学校打入了“冷宫”。

  “与这所学校只有一墙之隔且有用人需求的中资企业,竟然都不知道这里还藏着一所学校。除了这所学校,我们调研还发现,苏丹职业教育的整体水平仍然较低,而且规模和层次也远不能满足苏丹经济社会发展对技能型人才、职业教育的需求。”眼前的一个个问题,激发了徐喜波和同事们的强烈使命感,他们甩开膀子,如同当地的天气一样,火热地干了起来。

  学校缺乏校园文化气息,他们就积极构建文化,并与喀土穆孔子学院合作,在学校推广汉语和中国传统文化。在课程方面,为学校开设了9门课程,平均每位老师承担200余课时的繁重教学任务。此外,他们还编写了教材、课程标准、人才培养方案等涉及61项内容的教学规划,终结了学校的“三无”历史。

  经过该专家组成员的努力,这所“潜伏”多年的学校终于获得了新生。2017年8月,正值高温酷暑天气,却挡不住前来报名的学生的热情。“恩图曼友谊职业培训中心火了,报名截止的日期延了一天又一天,成了苏丹招收学员最多的培训中心之一。”徐喜波欣慰地说,此行,不仅代表了国家,也代表了湖南的职业教育走出国门。

  传文化 “湘式职教”与世界接轨

  走出了国门,作为一名老职业教育人,徐喜波欣喜地看到了湖南职业教育的发展:已由过去向发达国家引进资源,逐渐转变为走出国门与世界接轨,并在世界职业教育这个大舞台上,发出了湖南高职教育的“湘音”。

  “放在以前,这简直是件不可想象的事。”谈及近年来学校在国外的影响,湖南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李清感触很深。目前湖南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已建立“肯尼亚培训中心”等3个境外办学机构,推进跨国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另外,还与泰国斯巴顿大学合作,成立了“东盟(泰国)铁道学院”,面向东盟国家籍学生招生。

  “这得益于祖国的强大以及‘一带一路’倡议,让我们高职院校有了走出国门输出职业教育,扩大湖南职业教育影响力的更多机会。同时,对于学校本身而言,也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李清说,国外的学生在课堂上积极发问和钻研的精神,无疑对授课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老师除了掌握教科书里的内容,还必须拓展知识面,从而促进了教育教学。“要给别人一碗水,自己要先是一桶水。”李清说。

  湖南职业教育走出国门时,会产生哪些积极影响?徐喜波有着这样的解读:一方面有利于向外输出中国的技术产品,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中国的技术和职业标准体系;另一方面可以满足在国外的中资企业的用人需求。同时,教育是文化的一部分,通过文化的输出,不仅可以增进国与国之间的友谊,还可以打造湖南本土职业教育品牌。目前,徐喜波和团队成员正致力于将所在的培训项目打造成我国职业教育“走出去”的样板和经典。

  传爱心 学生成肯尼亚首批女机车司机

  教师不仅是知识和技能的传播者,还是灵魂的塑造者。有一批湖南高职院校教师,有的源自母性本能地关爱着不同肤色的孩子,让孩子们多了中国妈妈;有的为了不耽误学生上课,在艰难的取舍中,给自己留下了终身遗憾。

  尽管回国快一年了,李清还清晰地记得在肯尼亚援教的日子。今年已经51岁的她,在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与学校的其他几名专业教师,受邀前往肯尼亚铁道培训学院给机车、运输管理、通讯等专业的当地学生培训职业技能。在那,她主要负责课内外的翻译工作,班上的学生均是大学毕业生,有的还来自肯尼亚最好的大学。学生们虽然都已成年,但在李清的眼里,他们就像自己的孩子。

  “由于许多孩子的家里有多个兄弟姐妹,家庭条件并不好,有时候一根香蕉就是一顿中餐。”平日里观察到的小细节,让李清感到有些难过。为了给孩子们增强营养,她和同行的老师常常将学校配给他们的营养餐留出一部分给这些贫困孩子。有一次,当得知学生一天没吃饭时,她自掏腰包给孩子们买食物。

  “我也是一名母亲,如果我得知自己的孩子一天没吃饭饿肚子时,我肯定会很难过。”李清本能的母爱,让这些学生多了一位中国妈妈。虽然现在李清已经回到了中国,学生们还会常常与她联系,在信息中亲切地称她为“Mother(妈妈)”。令李清感到骄傲的是,她班上的4名女学生还成为了肯尼亚国内首批女机车司机,从此,改写了她们和家庭的命运。

  感人的故事还有很多。李清在肯尼亚的室友葛婷婷也是随行翻译。小时候,因为父母忙于工作,葛婷婷由奶奶一手带大,两人感情非常深厚。在肯尼亚期间,她每周都会和奶奶视频,然而,一次视频中,家人的支支吾吾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她一再逼问下,家人才道出了实情:“奶奶去世了,为了不耽误你的工作,我们只好向你隐瞒。”生命中最爱的人突然离世,带来的遗憾和痛苦,犹如一把尖刀直刺葛婷婷的内心。

  是继续留在肯尼亚给学生上课,还是赶快回国送奶奶最后一程?经过一夜的挣扎,葛婷婷最终选择了前者。“为了不耽误工作,她留下了终身的遗憾,这无不感动着我们所有人。”李清说。

  记者从《湖南省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2018)》看到,除了湖南外贸职业学院、湖南铁路科技职业技术学院,还有湖南高速铁路职业技术学院等越来越多的具有特色的湖南高职院校“走出去”,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数据显示,2017年,湖南高职院校在肯尼亚、马来西亚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技能人才培养基地,由2016年的2个已增加至4个。培训国(境)外人员数由2016年的3373人次已增加到7312人次,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5729人次。

  “随着祖国的不断强大,我们高职院校也将会迎来更广阔的世界舞台。”李清信心满满。

  (来源:长沙晚报 记者:舒文 通讯员:刘婕 徐亚卿 唐智远)


责任编辑:袁方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