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7/document_news/112255/20190717/title_pic1_5d2ec1fc5c8aa.jpg
南雅中学皇甫浩文:岭上映山红
星辰在线2019-07-17 14:27

  作者:皇甫浩文(南雅中学初1713班 )

  指导老师:曾素云

  烟雨朦胧中,遥想山顶那一抹红,我涉水而上。

——引子

  春天,轻风推开了寂寞的心扉。

  一丝风调皮地吹乱发梢,柔柔的,如同滑过耳边的细语,带着淡淡的花香,有一种心醉的温暖。

  在泥土里待了一冬的草根,从一滴渗入的露水中察觉到了季节的萌动,纷纷挤出小小的头,打量着陌生而新奇的世界。风带着一把绿色的刷子,一波又一波地涂过,所有的小草,都被染上了嫩绿的色彩。白云好奇地倚在树枝上,看着无边的芳草,水一样漫过天际……

  季节就这样周而复始。

  一场蓄谋了一夜的雾霾漫过大地。太阳被捂住了圆圆的头,阳光在东边的山头上努力了一遍又一遍,却没有穿透这层薄薄的寒意。天空是一张墨迹未干的宣纸,被一场路过的雨,泼湿了画面。群山举起峰峦的画笔,趁机在上面添加了几处绿色的背景。我们站在大围山下,似有些手足无措。

  “还是要爬的,既然来了,怎么就不去尝试一下呢?”一个同学调侃道。研学这天,下着瓢泼大雨,易涨易跌山溪水,山间小路瞬间成了小河,我们迎雨而上,拉着同伴就往山上跑。

  雨顺势而下,打在伞上,泠泠作响,我却好生厌烦:“什么嘛,爬个山还下这么大的雨,本来路就陡,这下更费劲了。”这场雨,要是换上文艺诗人:雨大时,“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雨小时,“沾衣欲湿杏花雨”,肯定欢喜得不得了,一段段无限的遐想,一曲曲醉人的悠思变成千古流芳的诗词了。

  这会子,我却极度烦躁这雨,想起自己以前写雨多么美的作文,实在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了,脸不由得红了。雨水朦胧的背后,依稀看见不远处有座小亭台,拉着同伴,一路小跑过去。真的不想雨中爬山了,什么鬼天气,映山红,影儿也没有!

  坐在长椅上,翘着二郎腿,从包里拿出坚果像兔子一样啃起来。我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络绎的人群,带着点嘲笑:“你看看这些人,爬了这么久的山,都不坐下来喘口气,你再看看那个傻男孩,下这么大的雨,走这么快就算了,连伞都不打。”

  我将头转过去,想在山上找点新奇。于是看见了一片绿色,还有些零星的野花,它们的影子映在路边的水沟里,瞅着自己红红绿绿的倒影,看了又看,一只五彩的星天牛在我面前的石阶旁慢慢蠕动;远处一枝伶仃的映山红独立雨中。

  我心中燃烧起火苗,拉起同伴,不管不愿爬山的同学,沿着崎岖的山路往山上狂奔。觉得打着伞是累赘,便收好伞,任雨水浇头,朦胧双眼,又记起东坡那句“一蓑烟雨任平生”。

  终到山顶,看见溪水边大簇大簇的映山红,比起先前在山腰看见的可怜兮兮的映山红,这一簇簇的映山红显得热烈多了!泼泼洒洒,热热闹闹!春意盎然!“我在开花!”她们喧嚷;“我在开花!”她们骄傲!

  我笑了!上山固然风,固然雨,但我得到了回报!

  下得山来,在亭子等待的同学问我:山上有什么呀?

  同伴说:山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商店。语气里满是失望。

  我说:我看见了一大片映山红!

  “不是听说还要驱车12公里,才能看到大围山的映山红吗?”未上山的同学狐疑地问。

  “岭上映山红!”我笑道。

  (本文作者皇甫浩文。)

  老师点评:

  春季研学去爬大围山,碰巧天公不作美,时而大雨时而小雨,山路崎岖,我很沮丧。回来写了“春意”主题作文,我开始写景的感觉很好,老师点赞,但素材较散乱,也杂糅消极情绪,主题不明。

  曾老师说:你整个过程都是不喜欢吗?青春里总有不一样的色彩。

  文章不厌百回改,熟读深思子自知。过几天你再回忆这次研学活动,想想真正令你回味的感觉是什么?

  后来觉悟,确实如普希金所说:而那过去了,终将成为亲切的回忆。我开始发现这次研学真正留在我心中的珍贵片段:大雨中,我在半山腰上发现有一座亭台,我在插空休息的时候,就看到有许多同学爬山时并没有打伞,一开始还觉得好笑,后来看到同学们奋力拼搏的那劲头,我受到感染,不愿只听到下来的同学说山上什么也没有,也奋力登顶,赏到了一大簇映山红!原来,在雨中的大围山也有别样的美;美的是前行,美的是青春,美的是实践。

  春江水暖鸭先知,岭上映山红我自知!


责任编辑:段凌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