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load/7/document_news/112255/20200310/title_pic1_5e6734cbcff5a.jpg
南雅中学黄玮杰:一次“末日逃生”
星辰在线2020-03-10 12:35

  作者:黄玮杰 (长沙市南雅中学 初1713班)

  指导老师:曾素云

  相信很多年轻人人玩过“密室逃脱”这种“动脑子”类型的游戏,可你玩过要“动身子”的吗?这不,最近我受发小邀请,来到体验现场,参与一场末日模拟逃生。

  

  我换上雇佣兵的职业套装,跟我的队友——发小李瑞池,还有我现役在同一中队的邹小昇一队。由于李瑞池是第二次来,他便被我们推举为队长,引导游戏。

  我们4支队伍共12个人坐上电梯,只听“轰隆”一声,电梯缓缓下降,眼前的景色骤然一变:四周一片漆黑,如坠入无底深渊;慢慢地,出现了微弱灯光,眼前看见的满是倾倒的废墟,破破烂烂的汽车,不知名的杂草稀稀落落地散在角落,能听见的,除了耳边气流流动的声音,就只有众人“呯、呯、呯”的心跳声。

  李瑞池低声说道:“别慌,稳住,待会儿跑得要快!”他又指向黑暗角落里的一处楼梯:“胖子,待会儿往那跑,速度要快!“

  我忙点点头,电梯门随着“嘎吱”一声缓缓打开,刚一出门,还没站稳,就听见耳边传来“呕、呕”的嘶吼咆哮声,还有电锯的“嗡嗡”声、铁链的“咣当”声、金属棒球棍抨击地面的“咚咚”声,李瑞池见状不妙,带着我们拔腿就跑:“我X,快走,这次的套路不一样!”

  于是我们撒腿就往楼梯跑,身后的咆哮声越来越大,连平常压根就不喜欢运动的我,这会儿也被逼得快成了一束光。

  “呼哧、呼哧”来到二楼发电机房的我们,赶忙堵上门,大声叫道:“工程师,快发电啊!赶紧的呀!”

  要知道丧尸都是成年人扮的,力气也是相当的大,我们几个雇佣兵只能靠身体将大门堵住,只见邹小昇红着个脸,感觉牙齿都快要绷掉了,我连忙将肩膀一翻,用后背来承受更多的力:“伙计,加油!挺住!”
他的眼睛仿佛射出一道金光,为了不让丧尸破门而入,他弯下身子,半蹲着,开始由内而外地向外撞门,为我跟李瑞池抵消了一些冲力。

  只听工程师们大喊一声:“好了,发电成功了!”

  然后就是一阵欢呼,门外那股虎熊般的力量骤然消失,哀嚎也渐渐退去,我靠在门上,大口喘着粗气,他们俩也差不多,堵门使我们耗费了许多精力。

  

  稍息片刻,我们连忙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去二楼厕所,找一把钥匙。

  一进厕所,忽明忽暗的灯光一闪一闪,墙壁上血迹斑斑,还有些不知名的红色物体,为了避免因为没电而导致被丧尸堵门,我将门堵住,李瑞池按照任务详情,正准备去开三号隔间的门,正走过二号隔间,就有一声“吼”的咆哮声从二号隔间爆出,紧接着就是一个人影,不对,是一个尸体从二隔蹿出,对着李瑞池大吼,李瑞池吓得大叫,身体本能地向我们这边靠:“快开门,跑!”

  但由于一时没反应过来,当他已经过来时,我才翻个身,连门把手都没碰着,而且我还站在了门与墙中间,门压根就打不开,我们三个就那么蜷缩在角落,两股战战。最先从惊慌中逃脱的瑞池,连忙对我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跟小昇也停下口中的骂骂咧咧,连忙闭嘴。

  

  丧尸是看不见的,他听到我们没了动静,就回到了二号隔间。我们也缩在墙角小声嘀咕,研究策略:“我们可以先去堵二号隔间的门,然后再去三隔拿钥匙。”

  “我刚刚注意到,门从外面是要用拉的。”

  “那正就好办了,胖子,你去堵二隔门,小邹,你把大门打开,便于逃离。”

  “啊?我?堵门?”刚刚被吼的有点不知所措的我,听到任务后有点懵。

  “对啊!你这么大的‘胚伙’,不挡门干吗?”瑞池挑了挑眉,笑着说:“你放心,我们会很快搞定的。”

  在这种神情极度紧绷的时刻,没有什么比“没问题,搞得定”一句话给的支持与鼓励来得更实在了。

  我跟瑞池向内走去,又是一阵咆哮,我连忙把门堵上:“接下来靠你了!加油啊!”我冲着三号隔间喊。

  只听见一阵“呯呯啪啪”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要把四号隔间整间都给拆了。

  接下来,我们顺利地拿到了钥匙,又通过通风口,来到了屠宰场,匍匐着穿过僵尸群,到达军火库……

  最后,在我们的相互鼓励、支持、积极应对、配合下,我们终于打通了这仅有两个小时的沉侵式生存体验。

  这一回,我真正体会到了一个团队真正需要的是什么,那就是绝对的信赖与配合!如果不是我们三个彼此加油鼓劲,估计早就晕在厕所里了。

  战胜丧尸,战胜恐惧,战胜如今的新型冠状病毒,不也应该如此吗?

(本文作者与朋友体验密室逃脱。)

  后记:

  一开始,我的大脑告诉我是可以写这个素材的,但我的内心又在拒绝,因为这个背景太大,不好把控,而我并不怎么擅长人物描写,所以这本是一篇十月要完成的文章,被迫停产了。

  在十二月,因一篇立意为“一群人跑得远”的作文,让我重新拾起了这个素材,经过回忆当日的种种完成了“探险”过程,再看到2020的现在,疫情肆虐,让我再一次想起这个故事。


责任编辑:段凌峰